财经频道: 中国人还有更多追求

财经频道
财经新闻
中国人还有更多追求 finance.people.com.cn/n1/2018/0507/c1004-29967531.html May 7th 2018, 00:00
  5月4日,北京市民在朝阳区金台路一家超市内选购水果。   本报记者 彭训文摄   城乡居民恩格尔系数变化情况   (数据来源:国家统计局网站)   制图 彭训文   四月二十七日,江西省德兴市李宅乡立信居委会七十六岁的空巢老人金冬梅,开心地在爱心驿站吃上热气腾腾的午餐。   卓忠伟、王翔摄影报道   4月29日,5000名路跑爱好者参加江苏南通开沙岛跨江半程马拉松和迷你马拉松两个组别比赛。   许丛军摄(人民视觉)   刚刚过去的“五一”假期,在北京市一家企业上班的“80后”王先生一家三口去菲律宾旅游,回来还给同事、朋友带了很多礼物。他参加工作5年多,出国旅游的底气来自于近些年家庭收入的增长。“刚工作时,每个月工资的一半要用来买家里吃的食物,现在我的工资增加了一半,每个月把1/3的工资花在买进口食品、绿色食品上,食品消费总体比例还是大幅度降低了。”   王先生的生活是如今大多数“以食为天”的中国人变化的缩影:不仅要吃饱,还要吃好,而且在吃以外有更多更好的追求。   前段时间,国家发展改革委发布的《2017年中国居民消费发展报告》指出,2017年全国居民恩格尔系数为29.39%,中国第一次进入联合国划分的20%至30%的富足区间。根据德国统计学家恩格尔的观点,一个国家的恩格尔系数越低,国家也就越富裕。   专家表示,恩格尔系数直观反映了改革开放40年来中国经济发展的整体水平,展现了新时代中国人不仅要吃饱、吃好,而且正在追求更加美好的生活。不过,这并不意味着中国已经进入富足国家行列,发展不平衡不充分问题仍然突出。如何实现人民全面小康,依然重任在肩。      1.食物消费占比降了一半多   一个国家及其居民,富裕和贫穷的标准是什么?其中影响力较大的是恩格尔系数,它被认为是对一个家庭或国家富裕程度直观简洁的度量。   恩格尔是十九世纪中期德国的一名统计学家,他提出了一个著名原理:每个国家居民的平均支出中,用来购买食物的费用占比越大,这个国家越穷;反之,这个国家越富。这就是恩格尔系数的由来。   联合国粮农组织据此划分出国家贫富的标准:恩格尔系数在59%以上的为贫困,50%—59%为温饱,40%—50%为小康,30%—40%为富裕,低于30%的为最富裕。   从数据看,改革开放40年来的恩格尔系数变迁,是中国经济发展水平大幅提升的一个直观反映。根据国家统计局相关数据,改革开放开始的1978年,中国城镇居民家庭人均生活消费支出为311元,恩格尔系数为57.5%,处于刚刚温饱状态;农村居民家庭人均生活消费支出为116元,恩格尔系数为67.7%,还处于贫困状态。经过25年实干、苦干,2003年全国居民恩格尔系数降为40%,属于小康级别。这个阶段,“吃”对很多家庭来说不再是问题,小汽车、房产开始成为消费大项。又经过10多年,2015年全国居民恩格尔系数进一步降为30.6%,属于相对富裕级别。到了2017年,全国居民恩格尔系数为29.39%(城镇28.6%、农村31.2%),进入了富裕区间,比改革开放初期总体下降了一半多。   中国居民恩格尔系数为何能从40年前的“5字头”“6字头”降到现在的“2字头”?国家统计局发言人毛盛勇表示,主要原因是过去这些年中国经济持续高速增长,城乡居民的生活水平不断提高,老百姓收入不断增长,财富不断积累。数据显示,去年全国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25974元,实际增长7.3%,高于经济增长速度。   那么,除了“吃”,人们的钱花到哪儿去了呢?贵州贵阳市民陈小姐是一个“90后”,她给记者算了一笔账:她每个月工资8000多元,每个月花在吃上2000多元,1700元还车贷,房租2000元,剩下的钱买衣服或存起来旅游。陈小姐说:“如果不经常外出吃饭,我每个月自己做饭其实只花1000多元。”   数据显示,去年教育文化娱乐、医疗保健等支出占全国居民消费支出的比重分别为11.4%和7.9%,通讯器材、体育娱乐用品和化妆品类商品分别增长11.7%、15.6%和13.5%。   报告指出,中国正呈现消费层次由温饱型向全面小康型转变;消费形态由物质型向服务型转变;消费方式由线下向线上线下融合转变;消费行为由从众模仿型向个性体验型转变的趋势。   毛盛勇解释说,中国人的消费清单里,用来买食品的消费权重在下降,把更多的消费支出用到了一些耐用消费品特别是服务类消费当中。“我们讲吃穿住行,现在大家要吃得安全、穿得时尚、住得舒适、行得便捷,实际上也是消费升级的一种反映。应该说,‘富起来了’已是共识。”   2.各地区经济发展不平衡不充分   既然恩格尔系数喜人,那是否意味着中国自此成为发达国家一员了呢?其实不然。恩格尔系数之魅力在于简洁,弊病也在于简洁。   衡量一个国家是否为发达国家,除了恩格尔系数外还有很多指标,如人均国民收入水平、人均GDP水平、国民收入分配情况、人均受教育程度、人均预期寿命等。比如在人均国民收入方面,尽管中国经济总量多年稳居世界第二,但是去年人均国民收入还不到9000美元,与世界银行规定的高收入门槛线12235美元还有很大距离。因此必须对中国国情有清醒认识,正如中共十九大报告所说:中国现在处于并将长期处于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基本国情没有变;中国仍然是世界上最大的发展中国家的国际地位没有变。   影响中国居民恩格尔系数的因素很多,其中最大的是经济发展不平衡不充分。据山西省统计局公布的数据,该省去年城镇居民恩格尔系数为23.1%,农村居民恩格尔系数为27.4%。另据《宁夏统计年鉴2017》相关数据估算,2016年宁夏城镇居民恩格尔系数为24%、农村居民恩格尔系数为26.47%。看起来这些地区已经成为发达地区了,但是实际情况是两地经济状况在全国分属中、下游水平。宁夏仍存在大片深度贫困地区,脱贫攻坚任务依然严峻。   专家表示,恩格尔系数持续走低,既与中国农民大多将一部分收获的粮食作为口粮,导致食品支出额极低有关,也和国内农产品长期维持低价有关。由于工业产品价格相对偏高、肉禽蛋奶等农产品价格相对稳定,这一“剪刀差”现象会造成农民增收相对困难。很多贫困家庭在收入增加不多、总支出不变情况下,随着学费、医药费等刚性支出增加,会选择压缩食品支出,导致恩格尔系数变低。   在“吃”之外投资的增加,也会拉低恩格尔系数。贵州省黔西南州兴义市农民小曾一家三口去年从山里搬到兴义县城,做起了雪糕批发生意。为增加投入,他不仅减少了自身在吃、穿、住方面的开支,还向家里的父母、朋友借了60多万元的债务。小曾说,不仅是他,他的父母、朋友目前也变得更节俭了。在北京做公务员的张先生压力也不小。他每个月工资还完房贷、车贷、给孩子交补习费后,还得留出部分看病费用、人情花销,自己能够支配的所剩无几。   可见,恩格尔系数也折射出中国各地区间、各收入群体间不平衡不充分发展的现实,实现全面小康的任务依然重任在肩。   3.切实提高人们的获得感   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首席研究员张燕生表示,改革开放以来,中国共经历过3个消费升级阶段:第一阶段是改革开放初期,人们主要任务是吃饱穿暖,因此恩格尔系数非常重要;第二阶段是本世纪初期,中国人开始买车买房,进入消费升级过程。近年来进入第三阶段,中国人开始希望满足对美好生活的需要,如教育、旅游、休闲、绿色生活等,这不是恩格尔系数所能衡量的了。   世界银行前首席经济学家林毅夫撰文指出,在假定汇率不变、物价上涨率年均1%及高收入门槛线上升背景下,中国最早将在2023年可以迈入高收入国家行列、最晚也应不会晚于2030年跨过高收入门槛。   随着消费不断升级,中国人的生活水平如何考察?多数专家认为,需要根据不同区域的客观情况,将人均可支配收入、人均居住面积等指标,与恩格尔系数、基尼指数等数据结合起来评价。除了经济指标,还要关注居民的社会、文化需求是否得到满足,关注人们实际生活中的“获得感”。比如,如何降低中国居民消费结构中占重要地位的教育、住房等被迫性支出。   也就是说,只有当人人享有更好的教育、更稳定的工作、更满意的收入、更可靠的社会保障、更高水平的医疗卫生服务、更舒适的居住条件、更优美的环境、更丰富的精神文化生活,我们或许才能说,人们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得到了满足。   而人们消费需求的最终实现,需要立足于进一步深化改革,提升居民收入,继续降低恩格尔系数。   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应用经济学系教授陈玉宇认为,随着中国进入高质量增长阶段,市场力量作用更加彰显,政府治理能力迅速提升,居民福利将获得更广泛增长。他分析说,制造业已奠定基础、服务业将进入快速发展阶段,由此会创造更多就业机会和效率提升。同时新的人口红利正在显现,未来10年中国将出现1亿受过高等教育的年轻劳动力。“只要继续不断奋斗,中国人收入会进一步增加,消费会进一步升级,并迎来质变。”

You are receiving this email because you subscribed to this feed at blogtrottr.com
If you no longer wish to receive these emails, you can unsubscribe here: blogtrottr.com/unsubscribe/bvL/J8G95S